新浪读书> 原创

理性时代:活物

小编说:
灵魂在前头自由飞翔,肉身却在后面艰难彳亍。 迷雾封锁的村落白家沟,人人爱做梦。在这个独立王国里,顶荒谬的真理是:谁顶会做梦谁就掌握村子的至高权力。围绕村长之争,一连串扑朔迷离的角逐在精明的瞌睡、市侩的哈欠、狡猾的颟顸中蠕动、复制、传染开去。谁个的婆娘疯了?哪家的汉子绿了?是抢班夺权?还是偷天换日?善与恶捉对厮杀,魔幻与真实斗智斗勇;迷雾散尽,记忆归来,灵魂复苏,谎言背后是真相,真相背后站着谁?
第一卷 失落与寻找(1)

  【零壹】
  白大迷糊的儿子白夜丢了。村长白大迷糊只是象征性地派了村民白富贵、白银花去找了三天。白富贵和白银花躲在村头的杨树林子里睡觉,开始是两人各睡各的,后来就睡到了一起。马角在杨树林子里小解,发现了抱在一起睡觉的白富贵和白银花,当时就说:好你们两个不要脸的,村长让你们去找白夜,还给你们记了工分,你们俩却躲在树林里睡觉,不行,我得去检举揭发你们。
  正在美梦蹁跹的白富贵和白银花揉了揉眼,终于看清了站在面前动着嘴皮子的是村子里的马角,于是不屑地说:你大可去检举,只是你别忘了,你不过是个马角,你的话有谁会相信呢?
  马角想了想,如今在这白家沟村,是没有谁会相信他一个马角的话。可是马角不甘心总是这样下去,他想改变他在白家沟村的地位,或者他有别的考虑,总之这个立功的机会他不想放过。白富贵和白银花被告到了白家沟村的最高行政长官白大迷糊处。白大迷糊听完了马角的诉词,一脸迷糊地对白富贵和白银花说:你们两个有什么说法?
  白富贵一言不发。白银花却不害怕,白银花对村长白大迷糊笑了笑,说:村长大人,马角是想冤死我们,我和富贵抱在一起睡觉是不假,可是我们不是为了干那个羞死人的事而睡觉的,我们是为了做梦。白夜丢失了,到哪里去寻找?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!于是我就和富贵睡觉了,希望能在梦里得到启示。
  白大迷糊说:这个很好。在梦里你们得到什么线索没有?
  白银花说:我们睡了三天,梦见了一只蜘蛛,本来就要得到启示了,可是,这个该死的可恶的让人恶心的马角,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把我们弄醒了。村长,您一定要严惩马角,在咱们白家沟村,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小的马角来对村民指手画脚、说三道四。
  村长说:嗯。好!
  村长转过身,板起脸来,颇有一些威严地对马角说:为了表示对你的惩罚,你,马角,从今天起,你的工作就是寻找白夜。不寻到白夜你永远也不许回到白家沟村。
  马角领到了村长的命令,背上他的道情渔鼓就离开了白家沟村,去寻找白夜去了。马角这一去就没有回来,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。
  村长的妻子,也就是白夜的母亲郑小茶,这个花一样的女人,村里最水色最风情的女子,据说她最少和村里的二十个男人有染。自从儿子丢了以后,就开始衣冠不整,不吃不喝,没有多久,就变得神一出鬼一出,白天的郑小茶还是好的,还是那样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,可是一到晚上,就幽灵一样在村子里到处飘。到处飘也还罢了,她还唱,唱那首在白家沟广为流传的《十月怀胎》。唱得凄切得很。
  第二天人家对郑小茶说:郑小茶郑小茶,你晚上别唱了好不好,你这一唱让人怎么睡得着。
  郑小茶说:你们说什么呀?我唱什么了?莫名其妙!
  有人说郑小茶是疯了。可是也有一些人说郑小茶是进入了梦游状态。
  说郑小茶是疯了的人是村长这一派的老成派,而坚持说郑小茶进入了梦游状态的这一派是少壮派。郑小茶的变化很让村长忧郁,按照白家沟村祖上留下的村规,村长的人选不是终身制的,他随时要接受后来者的挑战,而有资格取村长而代之的人,必须是村里最会做梦的人。也就是说,村长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书名:理性时代:活物

作者:王十月

状态:已完结

人气:1000

分类:中国现当代小说

作者的其他书籍

我们的罪

作者:王十月

分类:中国现当代小说

身披法袍、正义在我的法官,面对激愤之下鱼